您的位置:首页 > 银行 > 存款基准利率调降暂落空

存款基准利率调降暂落空

时间:2020-04-13 11:06:4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下称《意见》),提出“稳妥推进存贷款基准利率与市场利率并轨,提高债券市场定价效率,健全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国债收益率曲线,更好发挥国债收益率曲线定价基准作用”,再次引发市场对于利率并轨的热议。

今年以来,市场普遍认为,降低存款基准利率后可缓解银行的息差压力,此后可进一步下调MLF利率以引导LPR(贷款报价利率)下行,刺激实体经济。上周,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动用存款基准利率需要充分评估。接近央行和部分国有大行人士也对记者表示,拉存款指标高企、考虑通胀因素后实际利率迈入负区间、市场化改革原则,是调降存款基准利率的阻力。

可以确定的是,在贷款利率LPR改革后,存款市场利率双轨不可延续。“LPR挂钩央行政策工具利率,而存款定价仍沿用原有的存款基准利率的现状,在央行MLF操作利率调整时,都会对银行产生‘非对称’的影响。”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对记者表示,至于何时才是存款利率并轨的合适时机,则需要先通过降准等将货币市场利率和存款利率之差压缩到接近0的水平,目前同期限(主要是长端)货币市场利率仍高于存款利率,调降存款基准利率可能会导致“存款搬家”。

存款基准利率调降暂落空

3月末,央行将7天期逆回购利率下调20个基点(bp)至2.20%,幅度大于预期,但市场认为,只是降低MLF、OMO(公开市场操作)利率难为银行实质性减负。“但银行更愿意通过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借钱,当时DR007利率仅不到2%,显然更为优惠,因此央行下调逆回购利率对银行降低成本的效用有限;就MLF而言,其规模仅5万亿元,且利率远高于银行发行同业存单或进行质押式回购融资的利率,因此调降MLF利率对银行而言意义也不大。”某国有大行交易员告诉记者。

因此,焦点落在了先降低存款基准利率上,但即使众多大行的基线情境预测纳入了存款基准利率的调降,但他们普遍表示,“降息”有用但作用也有限。“若要托底经济,单是降低存款基准利率,作用甚微,”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称,“一方面,即使降低存款基准利率,鉴于银行吸储压力大导致存款利率的黏性很高,实质能起到缓解银行净息差压力的功效有限;另一方面,当前拉动经济的关键在于财政政策,其更加收放自如。”

此外,降低存款利率的另一阻力在于,“扣除通胀(3月为4.3%,1月高点为5.4%),银行理财收益率不到4%、一般存款利率更低,这导致实际利率接近负,央行降息需要考虑普通百姓的承受力。加之现在银行贷款平均利率近6%,适度的让利也是应有之义。”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盛松成对记者称。

盛松成同时认为,自2015年10月后,存款利率再未下调,未来也应以市场化为导向逐步取消存款基准利率,无需再调整基准利率。

“存款搬家”或削弱调降基准利率效果

即使当前降低存款基准利率,其效果可能也会被“存款搬家”削弱。

根据过去存款基准利率调整可能带来的货币市场利率同步回落,以及可能存在的“存款搬家”现象等因素,陈冀所在团队测算,调降10bp存款基准利率,最乐观的情况银行计息负债成本仅下降4.26bp。“当前情况下,由于吸储压力,银行大多数参考基准利率定价的存款利率已上浮到顶,决定调降基准利率效果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基准利率调降后‘存款搬家’的程度(即储户将资金转移至其他货币市场基金)。进而乐观的估计,当前基准利率调降10bp,银行计息负债成本下降在2.68~3.41bp的区间,且‘存款搬家’对于调降存款基准利率的影响弹性较强。若‘存款搬家’明显,‘降息’的效果将被大幅削弱。”

因此,陈冀也认为,当前调降存款基准利率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银行计息负债成本率,但实际效果不宜期待过高。尤其是占据存款优势的大型商业银行在存款基准利率下调后,为守住吸存优势,主动调降存款定价的可能性小。当前国内存款市场实际仍是买方市场,银行在存款定价方面主动权并不强。

存款利率并轨需待合适时机

那么,稳妥推进存贷款基准利率与市场利率并轨,剩下的存款利率并轨如何推进,何时推进?

陈冀认为,改革的时机很重要,就当前环境看,降准效果可能好于调降存款基准利率。从当前国内“双轨制”存款市场现状来看,影响降存款基准利率效果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在于可能导致的“存款搬家”。而决定“存款搬家”的本质因素又是货币市场利率与存款利率之间的利差,往往利差越大,“存款搬家”压力越大。为了降低“存款搬家”的负面影响,适当地增加流动性投放(如降准),有利于压缩货币市场利率与当前存款利率之间的利差。

特别是,在二者之间的利差已显著收窄的背景下,再通过降准来向市场投放中长期低成本流动性,可起到一举三得的效果:一是可直接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二是能有效压低货币市场利率,继续压缩上述两个利率之间的利差;三是货币市场利率走低还能够直接拉低银行与市场化利率挂钩的那部分负债的成本。

“通过持续的降准把货币市场利率与存款利率的利差压缩到基本为零时,就是推进存款基准利率并轨的合适时机。”陈冀称,目前货币市场长端利率仍高于同期存款利率。

渣打也预计,2020年仍有望降准100bp,三季度前MLF仍将再下调10bp,以带动LPR下行。

分享到: